>首页 - 国家公园动态

海南周刊 | 太美了!海南热带雨林里藏着这些姿态素雅的兰花……
2021-10-12 10:59:04 作者:曾毓慧 来源: 海南日报

  古有诗句:“兰为王者香,芬馥清风里。从来岩穴姿,不竞繁华美”。千百年来,兰花被寓意于各种美好,诗人墨客也不吝留下了不少咏兰的诗句,再加上兰科植物具有较好的药用价值,且在海南栽培历史悠久,因此也被全国各类典籍记载。

  现今,穿行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吊罗山、尖峰岭、猴狝岭、霸王岭、黎母山、鹦哥岭等片区,在人迹罕及的热带雨林深处,或于云雾笼罩的山峰岩壁缝隙间,不时可见到一株株姿态素雅的兰花在悄然绽放着,伴随着微风散发出一缕缕幽香,尤为赏心悦目。

  茎直立,总状花序具4至6朵花,唇瓣白色向外伸展,呈“Y”字形,这是海南金线兰,为海南特有种,喜好生长在海拔830米至1200米的森林及山峰里。

  花梗直立,高出叶架,花色多呈淡紫褐色,缀有深紫褐色条纹,显得硕大而亮丽,且花香馥郁,这种兰花学名叫墨兰,它还有一个喜闻乐见的名字叫“报岁兰”,算得上是家喻户晓的兰花“明星”。

  火焰兰喜好生长在稍低海拔处的山林里,长着圆柱形且呈攀缘状的茎,花序与叶对生,花苞片虽小,但颜色火红娇艳犹如火焰,而且最近它又新添了一“头衔”——“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据悉,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于今年9月发布公告颁布了新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在这份最新调整的《名录》里,共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455种和40类,让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及众多植物保护工作者感到欣喜的是,在海南兰科植物中,金线兰属、兰属、兜兰属、火焰兰属共计4属21种入选这一新《名录》。

  多年来,海南岛是我国兰科植物集中分布地之一,目前可查阅关于海南兰科植物最为全面、最为系统的资料应属广东植物研究所于1976年参与编写的《海南植物志》,该籍记载,海南岛共有野生兰科植物60属147种;1998年至2004年,有关部门调查报告显示,海南岛的兰科植物已增加为73属197种,其后,还不断有新种、新属和分布新纪录出现。就在2019年11月,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宣布发现11个海南特有新物种,其中,兰科植物占了3个,分别是莫氏曲唇兰、黎氏兰、昌江盆距兰,这也为海南兰科植物的繁衍生长注入了新活力。

  海南广袤的热带雨林,为兰科植物提供了适宜的生长条件——根据我省有关部门2021年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海南岛共有兰科植物270种,其中有258种分布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

  由此可见,作为我国唯一具有岛屿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的区域,在海南这片广袤的热带雨林里珍藏着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兰花王国”。在群山绵延中,也不乏坚硬又贫瘠的石壁或深谷,千百年来,兰科植物为适应海南生境不断变化着花、叶、茎以及根,还学会了与真菌共生、共存。

  根据海南大学生态科研工作人员的调查结果显示,附生兰在海南分布最为丰富,地生兰次之,腐生兰最少。附生兰,顾名思义,即附着生长于树干,其中,黄叶树、蚊母树、碎叶蒲桃等都是附生兰在海南热带雨林里的主要“宿主”;当然,也有附生兰附着生长于坚硬的石壁缝隙里,在这般逆境里,为了争取阳光,汲取更多的营养,附生兰具有肥厚且带根被的气生根多裸露于空气中,这样就能从空气中吸收一定的水分,或是将一部分膨大变成肉质假鳞茎用于保存水分而赢得了生存机会。

  相比之下,腐生兰如同我们常见的菌菇一样,它们不能进行光合作用,只能依靠菌根吸取营养物质,在竞争激烈的自然生态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袅袅深山居

  不同的生境,就能孕育出不同的兰科植物。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兰科植物在热带雨林地区分布范围极广,但相对集中于中海拔和高海拔地区。

  据介绍,在海拔100米至300米,此处植被多为灌丛和稀树灌丛,土壤为红壤,气候较干燥,这里主要分布的野生兰科植物仅有火焰兰、美冠兰、黄花关冠兰、短穗竹茎兰等寥寥数种。在海拔300米至500米,这一区域的植被多为稀树灌丛和落叶季雨林,分布有纯色万代兰、五唇兰和海南蝴蝶兰等10余种野生兰科植物。当海拔为500米至800米时,主要为热带低地雨林,由于空气湿度大,十分有利于兰科植物的生长与繁殖,经初步统计这一海拔梯度共有62种兰科植物,分别是海南毛兰、海南石斛、绿花安兰、牛齿兰、镰翅羊耳蒜、折脉羊耳蒜和蛇舌兰等。当海拔为800米至1000米时,植被以山地雨林为主,这一区域则适合裂唇羊耳蒜、重唇石斛、集束牛角兰、窄唇蜘蛛兰、蜘蛛网叶隐柱兰、管叶槽舌兰、单叶厚唇兰、触须阔蕊兰、鸟喙斑叶兰等生长。

  受访中,海南兰科植物科研人员介绍,当海拔为1000米至1500米时,海南热带雨林的植被多为山顶云雾林、山地常绿阔叶林和山顶矮林组成,常年有云雾笼罩,分布有40多种野生兰科植物,如贝母兰、华石斛、硬叶吊兰、多花兰、兔耳兰、匙叶兰等。再往上更高的海拔1500米至1800米,由于区域内气温略低,空气湿度极大,土壤多为草甸土,仅分布有斑唇卷瓣兰、莲花卷瓣兰、密花石斛等10余种野生兰花植物。

  500年前海南史志:兰科植物可入药

  兰科植物不仅赏心悦目,亦能入药调养身体。

  经查阅史料,有关兰科植物药用的记载,最早见于东汉的《神农本草经》,当时兰科的石斛,赤箭(天麻)和白芨已被用作治病的药物。在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邢福武看来,在药用兰花方面,于1521年编纂的《正德琼台志》记载:“白芨,叶似初生栟榈,茎端生一苔,花紫,根形似菱,节间有毛”,这其中的“白芨”实为兰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由此不难推测,早在500年前海南史志就有关于兰花入药的记载。

  邢福武介绍,作为兰科石斛属,《光绪定安县志》和《宣统定安县志》均有相关记载:“金石斛,生五指山及铁砧岭,蔓延树上。山上林木森然,采者自树过树而取之。俗名金丝草,能逐皮肤邪热,补内脏虚羸,长肌益智”。由此可见,早在清代海南岛就有人到五指山等地的热带雨林中采挖金石斛药材用于养生和治病。根据相关记载,黎族作为海南岛最早的居民,对兰科植物的利用主要为草药使用,而海南黎族草药涵盖的兰科植物有36种,分属于23个属,种类最多的为石斛属,多达7种。而传统黎药中主要利用兰科植物的假鳞茎、全草、根部,使用方法主要是用水煎服和外敷,其中,血叶兰、石仙桃、大序隔距兰、石斛、黑毛石斛、美冠兰、流苏金石斛被认为使用得较多,疗效也比较明显。

  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所长卢刚长期关注海南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保育工作,他坦言,尽管海南的野生兰科植物只有金钗石斛为药典所收录,但由于部分人群一直存在“野生就是好的”的错误观念,这也导致海南不少与其形态相仿的石斛种类似乎也难逃过度采集的威胁。就此,卢刚也建议,有关部门持续加强资源调查,深入了解本地区兰科植物的种类和数量状况,尤其要加强对濒危野生兰科植物的研究,通过人工培育增加种群数量,并让其回归野外,形成新的野生种群;同时,探索对杂交育种和人工栽培技术的研究,通过人工培育具有特殊价值的野生兰花并推向市场,缓解野生兰花面临的市场需求压力。

  88属204种:海南兰科植物之最

  由卢刚、方赞山、刘磊、米红旭于2018年编著的《海南鹦哥岭兰科植物图鉴》介绍,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鹦哥岭片区拥有丰富的兰科植物资源,在海南各个自然保护区中,鹦哥岭兰科植物种类最多。

  该《图鉴》介绍,近年来,在嘉道理中国保育、海南大学等多个科研单位与鹦哥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持续对兰科植物开展生态科研工作,截至目前共记录到88属204种野生兰科植物,占海南兰科植物总数的67.5%,其中,海南特有种有8种,分别是金线兰属(保亭金线兰、海南开唇兰)、石豆兰属(乐东石豆兰)、牛角兰属(牛角兰)、石斛属(海南石斛)、石斛属(华石斛)、盆距兰属(镰叶盆距兰)、拟石斛属(拟石斛)。

  经统计,在鹦哥岭这204种兰科植物中,附生兰为104种,地生兰为87种,腐生兰为13种,其中大多种类为依赖森林生境生存的物种,例如,地生兰类的金线兰属物种、虾脊兰属物种,沼兰属的美叶沼兰、阔叶沼兰,以及附生兰类石斛属的钩状石斛、美花石斛、华石斛等。

  在鹦哥岭,不同的生境,亦能孕育出不同的兰科植物。如,在海拔400米以下,当地主要是农田、村庄及经济林,由于存在不同程度的人为破坏或干扰,兰科植物明显较少,但在灌木丛或草地里,有时也能寻觅到美花兰属和地宝兰属的兰花。在海拔为400米至700米时,该区域存在小片的沟谷雨林及天然阔叶林,兰科植物的种数开始增多,但依赖森林生境的金线兰属物种仍未见明显增加。当海拔为800米至1100米时,植被多为山地雨林及山地常绿阔叶林,或存有大面积原始林,这一海拔区域的兰科植物分布十分密集,约占其总种数的85%左右;可当海拔为1300米至1800米时,这一高度已接近鹦哥岭孤峰或靠近山峰地带,随着植被与环境的变化,兰科植物的种类则大幅下降至总种数的24%。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 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海府路80号省林业局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19004379号
琼公网安备:46010802000541号
网站设计和技术开发:南海网
举报电话:0898-65333158
举报邮箱:hnslyt605@163.com